《西部世界》如何看待自我是不是真实的,我的存在的意义在与何处

时间:2017-12-12 点击:288 编辑:jiajia


西部世界,一个人为出满足人类欲望而建造的人造人主题公园。人造人的诞生本来是作为人类玩偶,满足人性兽欲的牺牲品。但是在人造人之父阿诺的“深思”代码之下,人造人逐渐演化开始有了自己记忆,在记忆的基础上有了即兴的反应,在此基础上慢慢演化才会出现自我意识。从外界“声控”命令的“神灵指示”,到演化出自我内心意识产生驱动行动的“神喻”,于是“自我”主导自己的思维,行为,开始认识到了“我”的存在,这一步开始,人造人已经成了智慧生物,不再是“人形提偶”。

一群有了自我意识, 却又不能得到公平公正对待的“新人”,一群在痛苦折磨苦难中,一点点演化出“自我感知”的“新物种”,他们必然不甘在成为牺牲品,但又必然不容于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的人类中。一场新世纪的“尼安德特人”与“智人”的物种之战一触既发。

离开剧情来思考一下何谓“我”?这个对人类来说简单到可笑的问题,对制造出来的非智慧生物可以说是“高能”概念。那么这么简单的问题,多少人细思过?“我是谁”、“我从哪里来”、“我到哪里去”。这个被当作段子素材的问题,真的想过吗?

请将自己当作剧里的人造人来思考一下:“我”每天起,做着各种程序设计者安排好的“剧情”,感觉这就是自己正常生活的一天。“我”的这一天生活与现实中的我们每天生活在个人感觉上有什么不同吗?“我”的行为,“我”的语言,“我”的选择,“我”的决定,在剧中都是设计好的,甚至一度觉醒过来忤逆人类企图逃离的“梅芙”,原来“她”所有的这一切举动也都是设计好的,直到“她”决定放弃逃离,找回女儿才是“自我”意识的决定。那么现实中的我们的每一天是不是超越我们世界之外的"GOD"为我们编制的“剧情”呢?我们是不是自己生活在我们的“西部世界”中呢?


如何来分别,自我是不是真实的,我的情感、意识是不是真实的?我的世界是不是真实的?认识自我,肯定自我的存在,就是找到“我是谁”。我为何要存在,我想要做什么,我应该做什么,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就是找到“个人价值”。

只有找到“自我”才可以开始寻找真实的世界,这就是“存在主义”:首先找到了我,我是世界上唯一真实的,由我延伸到我的感受是真实的。与是从我的感受出发,一步步验证这个世界的“真实”性。我无法感受到的事物,对“我”来说是“不存在”的——“它”对“我”即无意义,也无影响。

重新认识“自我”,重新认识“世界”,重新审视“个人感受”、“个人价值”、“个人需求”,那么如今繁杂喧嚣的世界大都是虚妄无意义的,意识到我们所视为“理所当然”的事情,其实并没有什么道理,只是被“强植入”的浮夸虚妄“概念”而已。

无论是人,还是剧中人造人,都需要突破这些被植入头脑中的“固有思维”。前几集都是同一个镜头女主“Dolores”(从拉丁文dolor派生,意即“悲伤,痛苦”)清晨起来,重复着每一天的好心情,却周而复始的进行着这之后的“悲惨”剧情。同一桥段不停的播放,期间细节又开始稍有偏差,意味着一点点的女主在重复的痛苦与折磨中开始觉醒。这是导演的一个手法而已了,拍摄手法就不多做探讨了。女主的在残存记忆中逐渐突破了人类为其设定的“固有思维”。而黑客帝国动画版中一篇《世界记录》中,运动员通过超越其身体负荷的奔跑,终于“突破”了“矩阵(母体)”对其思想的控制,觉醒到真实世界,发现自己只是泡在溶液中的生物电池而已。

打破限制自我的“固有思维”,外面的世界是否美好,还是悲惨的觉醒,认清自我的处境。哪个对“我”来说更好?黑客帝国1中的反叛者后悔觉醒,每天生活在老鼠窝中,吃着翔一样的食物, 被机械章鱼逼的四处躲藏。这种觉醒不是他想要的,最后他决定回到“矩阵”,与其做交易希望给回到“虚构”中的他一个美好的生活。

觉醒并不一定是美好的,快乐的。在举行过程中,很多人造人被“自我”头脑中的“思想萌芽”所逼疯。觉醒后的人造人呢?对过往的遭遇有感到愤怒,有感到绝望。对未来呢?是否充满未知的恐惧呢?


Dolores最爱说:some people choose to see the ugliness in this world, the disarray. I choose to see the beauty. 生活在“固有思维”中的你相信着一切,你准备好去觉醒了吗?有时候,不觉醒心态更平静,更能看到美好的事物,对未来心怀希望。而觉醒后的事实,也许是更黑暗,更无助,无尽绝望。


相关新闻